解读“五个转变”

 五个转变”是从局情出发提出来的,是一个系统工程。第一个“转变”——推进“打工经济”向“自主经济”的转变是核心,实现这个转变,就是要从“单纯的勘查”向“勘开一体化”、“探采一体化”转变,从“卖矿权、占小股”向“独立(联合)开发、占大股”转变,从“为别的企业打工”向“独立承揽‘交钥匙’工程”转变,就是要打造我们自己的根据地——矿山,就是要真正提升我们独自承揽项目的能力,实现可持续发展。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实现这个“转变”,要通过其他四个“转变”联动来实现。第二个“转变”——推进多元化经营向专业化经营,是从产业结构调整角度而言的,就是说我们要回归地勘队伍的主体功能,发挥地质、物探、化探、遥感、钻探、测试、测绘等专业技术优势,着力发展地质找矿及矿产开发、地质工程勘察施工等产业。因为这是我们最熟悉、最具有相对竞争优势的产业,是最能体现我们地质人价值的产业,也是我们较易做强做大的产业。第三个“转变”——推进偏重生产经营向生产经营、资本运营并重转变,是从经营发展模式的角度而言的,就是说我们要着力通过资产的分拆整合,引进社会资本,实现资产效益最大化,并发挥资本的杠杆作用,以小搏大,走超常规裂变发展之路。第四个“转变”——推进单一收入分配方式向多种分配方式转变,是从调动劳动者积极性和创造性的角度而言的,就是合规地提高财产性收入在职工收入中的比重。党的“十七大”报告得出要提高国民的财产性收入。我国国民收入分配格局正在酝酿变革。《国土资源部关于构建地质找矿新机制的若干意见》也提出“国有地勘单位可以按照国家有关法规的规定以知识、技术、管理等要素折股参与地质找矿风险投资,分享找矿成果收益。承担国家出资勘查项目并形成大中型矿产地的地勘单位,按照项目合同约定分享地质勘查成果的权益,并对有突出贡献的个人给予奖励。鼓励从事矿产勘查的企业建立预设期权奖励地质找矿有功人员的制度。”这些都可成为我们推进这一转变的理论和政策依据。最后一个“转变”——推进粗放管理向精细管理转变,是从强化管理角度而言的,就是说要改变“松松垮垮”、“马马虎虎”、“粗枝大叶”的管理方式,真正向管理要效益、向管理要发展。